您的位置> 山弯网>军事>“八一”的枪声

“八一”的枪声

作者:匿名      日期:2019-10-31 09:48:11

编者按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是一部用鲜血和生命写成的红色经典。它生动地再现了壮怀激烈而惊天动地的革命故事。它承载着我们党和军队的遗传血液,蕴含着伟大的革命精神。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们从新出版的精选版《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选发了一些文章,让读者深刻理解来之不易的红色政权、来之不易的新中国和来之不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们坚定不移地树立道路信心、理论信心、制度信心和文化信心,牢牢记住党的最初宗旨和任务、性质和宗旨,努力走新时期的漫漫长路。

从1924年到1927年,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的大革命在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的合作下取得了巨大的胜利。然而,1927年国民党反动派背叛了革命,屠杀了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轰轰烈烈的革命失败了,这使中国共产党人开始认识到独立领导军队和进行武装斗争的极端重要性。1927年8月1日凌晨,在以周恩来为书记的中共中央前敌委员会的领导下,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在党的控制和影响下的部队在江西南昌举行了武装起义,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第一枪,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在革命战争中独立领导和人民军队建立的开始,开启了中国革命的新时代。光荣的8月1日被指定为人民军建军节。本文叙述了南昌起义的历史背景、斗争形势和细节。

1927年7月30日下午,党向军队庄严宣布了起义的战斗命令。

国民革命军第24师营长以上的一些军官早上接到他们的指挥官叶挺的紧急通知,说他们将在下午某个时候在南昌某个地方开会。战胜叛徒夏斗寅后,我们胜利追击南昌。当时的任务是集合起来,站在一边,向蒋介石乞讨。全师官兵都在整装待发,到处响起“打南京!”“打倒蒋介石!”声音的口号。然而,最近有消息传来,汪精卫在庐山秘密开会,密谋反对革命,向蒋介石投降。结果,整个部门变得更加愤怒,每个人都急切地等待党的新秩序。因此,在这一天收到通知的官员都猜测,采取行动一定是党中央的指示。

下午2点左右,南昌天气闷热。40多名年轻军官,包括团团长、团政治指导员、团参谋长、营长和师司令部的几名成员,穿着汗湿的制服,骑着汗湿的军马,一个接一个地来到会场。他们的脸很严肃,但是没有人能掩饰激动的表情。会议地点暂时设立了。卫兵在远处站岗。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入。会议似乎非常机密。

叶挺先生在会上首先传达了党的决定。党对当前政治形势的分析如下:宁汉合作已成定局;王江联盟的反革命阴谋已经昭然若揭。这场革命正面临着严重的危机。党中央的一些同志已经到达南昌,召开紧急会议,决定进行革命起义,挽救当前的危机,粉碎反革命的共同阴谋。在这个关键时刻,党没有时间明确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也没有时间制定未来的行动计划,更没有明确地决定起义后如何采取下一步行动。但是,党坚决指出,必须用武装起义来反击反革命的进攻。在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领导下,这样一个果断的决定正是出席会议的每一位官员长期以来所不能期望的。现在这是人们所希望的,当然每个人都坚决支持它。

然后,参谋长在会上报告了作战计划。他指着一张标有红色和蓝色符号的军事地图说:“敌人的部队是朱培德的一个警卫团、两个第三集团军、一个第六集团军和两个第九集团军,外加一万多个留守机关。但是我们的军队有3万多人!我们正在和贺龙同志领导的第20军合作,我们绝对有把握胜利。但是敌人有援军,有的可以在24小时内到达,有的可以在两天内到达。如果敌人援军到达,战争形势将会变得复杂,下一步将会很困难。”他要求所有的战斗在一夜之间解决。为了争取时间和成功完成作战任务,叶挺先生还就相关战术问题给出了指示。

当时,我是第72团第3营的指挥官,奉命执行独立作战任务。听了党的决定后,我觉得这次行动比北伐誓言和第一次抗击国民党反革命军保卫武汉更有意义。回来后,我立即满怀信心地组织了这场战斗。在我们营的军官中,副营长是国家党员。连长和指导员中有三个民族党员,排长中民族党员的人数比共产党员多。虽然这些民族党员被认为是进步的,可能追随共产党,但是他们同国民党军队作战的决心还没有受到考验。尤其是因为他们彼此有很多黄埔同学,所以有意无意地传递信息是很有可能的。为了严格保守军事秘密,确保战斗胜利,我亲自组织了战前准备工作。

第二天,7月31日早上,我利用我的关系在东门附近的一个兵营里为朋友们化妆。这是今晚攻击的目标。仔细调查了敌人的情况、地形和道路后,我发现敌人有一个团部、一个营部、七个步兵连和一个重机枪连,总共有两个以上的营,比师部原先估计的兵力要大得多。我们在一个营里消灭两倍于我们的敌人可以吗?经过仔细考虑,我认为如果我们在敌人消极的时候采取主动,我们就可以在惊讶中彻底消灭敌人。所以他下定决心,制定了一个在回家的路上消灭敌人的计划。

在团部批准作战计划后,党组织讨论了执行计划的方法(当时,军队党组织非常秘密,团有支部,营有队。我们营里没有士兵,只有四五名军官),我们已经就如何确保战斗的突然性和保密性作出了认真和具体的安排。

下午,营里所有的官兵都被告知准备在黄昏前离开。晚餐提前供应了。士兵们经常擦洗武器,减少行李,归还借来的物品。班长和排长都准备好了做他们应该做的准备。他们知道没有照明设备就无法进行夜间游行。有些人买手电筒,有些人买电池。这些都是通过暗示和关心为夜间行动准备的。

直到队伍出发前,公司的干部才接到战斗任务。得知今晚这一令人震惊的行动,他们感到兴奋和鼓舞。虽然我觉得时间有点短,但我检查了一下,发现准备工作差不多完成了。目前,每个人心中只有一件事:计算何时将任务传达给排长和所有士兵。

游行队伍摆出行进的姿势,背着行李,沿着大街从西向东行进。街道人口稀少,灯已经亮了。兄弟部队也在移动,有些喜欢集合,有些喜欢行军。但是军官们都很了解对方。

走了一个多小时后,队伍在东门附近停下来休息。

营副官以联络官的名义带着信使,面对面走进一个大军营。这是驻军和敌军计划今晚进攻的团部。他在那里会见了军队的首领,声称他的军队刚刚从外面进入城市,找不到休息的地方。他打算利用他们营房前的空地宿营,并问他是否可以用一些房子作为他的办公室。上校拒绝借房子,但不反对在他们的军营附近露营。副官立即要求输入联系密码。敌军首领立即指示参谋处理此事。

敌方参谋复制了普通密码和特殊密码。有了这个密码,我们可以无障碍地进出兵营。参谋还告诉我们的副官,“我刚接到上级的通知,说城防部队今晚频繁调动,所以我们应该注意防止任何事情发生。请提高警惕。”尽管参谋感到可笑的困惑,但他可以看出敌人的最高指挥官已经开始注意我们的行动了。它提醒我们在所有行动中要更加警觉。

野营订单是在这里发出的。在仲夏夜,有阵阵凉风。晴朗的天空布满了无数的星星。每个人都在这里愉快地露营,没有人问为什么游行今天在这里结束。

野营前,连长例行检查附近地区,如选择岗哨的位置,寻找饮水和解手的地方等。这些都不会引起怀疑。他们利用这个机会详细检查地形,有些人甚至去了敌人的兵营看看。每个公司选择的露营地点是即将到来的战斗中冲锋的起点。

两个对立的部队,一个在军营里,另一个在军营外,相隔几十米,最远的只有100米。他们现在都在睡觉,很快就会肉搏战!

然而,敌人并没有完全瘫痪。他们派出一支支枪上带着闪亮刺刀的巡逻队,在军营外不断巡逻。他们甚至走近野营部队,看上去好像在站岗。但他们看到的只是一排镶框的枪。士兵们躺在枪架下,背包被打开,每个人都睡着了。行李堆在很远的各个方向,所有这些似乎都告诉他们这里什么都不会发生。

夜深了,兵营里面又黑又静,而外面有月亮、星星和路灯,发出混合的光,呈现出两种不同的景象。野营部队,开始活动。首先,连长叫三个排长睡在一起,小声小气地聊了一会儿。然后排长和三个班长睡了一会儿,聊了一会儿。最后班长和士兵们聊了一会儿。然后,每个人都轻轻地系上绑腿,穿上衣服,系上皮带。每个人的左臂都包裹着一条白色毛巾,以便在战斗中识别身份。这些,都做得很快,很聪明,然后仍然躺下睡觉。

时间过得太慢了,半夜两点钟不容易到达。这是历史性的8月1日!士兵们自动把枪握在手中,枪头上挂着刺刀,身上绑着子弹袋,等待命令。

“砰!砰。砰!”城市的某个地方发射了三发清晰的子弹,这是总部发出的信号。一声大叫:“走!”部队像流水一样冲进营房。起初,我只听到像万·马奔腾那样的一阵脚步声,接着是一声严厉的叫喊:“别动!”然后发生了一场钢铁碰撞。在几次激烈的手榴弹爆炸后,到处都可以听到人们大喊:“停止战斗!”渐渐地,有人在说话,手电筒的光照亮了整个军营。是清理战场的时候了。

战斗提前结束了。囚犯得到了宽大处理,他们的公共和私人财产得到了保护。

团部的电话一直在响,是敌人的总部来询问情况的。答案是:“第24师的部队已经在这里完成了防御!”

当我们搜寻残疾敌人并提高警惕时,我们听到了城市里发生的事情。从半夜两点开始,整个南昌似乎都沸腾了,枪炮声隆隆,火焰闪烁。我站在高处,根据前天会议的部署,朝着小营地、小花园、牛站和其他敌人站的方向,根据枪炮声的轻重缓急,推测起义部队的进展。我听着激烈的枪声,思绪起伏不定。让我们用枪赶走这个沉重的夜晚!

当东边有灯光的时候,枪声逐渐平息,只有西南方仍然听到敌人断断续续的枪声,但是已经很微弱了。

这时,叶挺先生派人来找我。我匆忙赶到指挥所,看见一个高个子男人站在房间里。他两条浓黑的眉毛和一双明亮的眼睛立刻使我想起了周恩来同志,他是党中央的代表,在我们开始北伐时,他曾号召我们的独立团同连级以上的党员和军官谈话。是的,在我眼前的不是周恩来同志吗?我一下子明白了党中央派他来组织和领导我们的起义。

他平静地对我微笑,询问与叶挺先生的战斗。虽然他看起来很兴奋,但他可以看出他可能已经好几个晚上没睡觉了。

从指挥所出来,太阳已经升起,街道上覆盖着一层金光。起义的士兵和交出枪支的俘虏成群结队地来去匆匆。政治工作者到处张贴革命军事委员会的通知。从远处,我们看到我们营的士兵在操场的旗杆上举着一面大红旗。

袁业烈1899年出生于湖南武冈(今洞口)。本文中的身份是国民革命军第11军第24师第72团第3营营长。新中国成立后,他曾任海军副参谋长和国务院渔业副部长。他于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他于1976年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