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山弯网>文化>为什么赵孟頫的伪作如此之多,又如此难辨?

为什么赵孟頫的伪作如此之多,又如此难辨?

作者:匿名      日期:2019-10-31 10:38:05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7年第40期《三联生活周刊》上。为什么有这么多赵孟頫的假像?“,”严禁转载,侵权将受到追究

温/李雪

为什么区分赵孟鞯的这么多赝品如此困难?这些伪像对赵孟頫的研究造成了哪些障碍,对其艺术成就的传播有什么积极意义?

赵孟福的《海洋红外套图画书》(辽宁省博物馆藏)

收藏:市政厅的瑰宝

至于赵孟頫的真迹数量,一般认为大约有180件,30多幅。其余的,包括书法、书信和书画题字,被国内外主要博物馆收藏,成为“市政厅的瑰宝”。

故宫博物院拥有赵孟府最大的藏品。故宫博物院书画部副研究馆员王琦表示,共有12幅画、48幅书法和11幅题字,共计71幅。其中包括《石秀林纾》、《秋角马殷图》、《水村图》、《兴罗淑申府》、《兴舒湾首区》、《曹钱树文子卷》、《舒洁丹八地石北卷》等代表作。故宫博物院收藏了赵孟頫不同时期的几乎所有作品,基本勾勒出他的艺术风格。

上海博物馆里只有不到40件赵孟頫的真迹。虽然数量不如故宫博物院多,但其中有一些独特的杰作。例如,现存最早的赵孟頫书法作品《兴秋树兴傅娟》,写于1282年,致远十九年,赵孟頫二十九岁。此外,《旅者回信》、《吴兴清远图》、《洞庭东山图轴》和《旅者十信》都是尚波的重要收藏。在这次展览中,上海博物馆从紫禁城借走了赵孟頫的五件作品,这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紫禁城的空白。

除了故宫和上海博物馆,台北故宫是另一个“大家庭”。赵孟頫最著名的《雀花秋色画卷》收藏于此,还有《赤壁颂卷》前后的行书、《加倍河加倍画卷》和《古木散马画卷》。为了避免战争,这些作品大部分最初在1933年随故宫文物向南转移,最后在1949年的那个时候转移到台湾。

赵孟頫的《阙华秋色画卷》(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这三个博物馆收藏的赵孟頫真迹最多,占180幅作品的一半以上。其余的分散在国内外的主要博物馆和一些私人收藏家手中。

辽宁省博物馆拥有一个“沉重的工具”——海洋红外套画卷,是赵孟頫在51岁时创作的,这是他为数不多的真迹之一。“赵孟頫书画专场”也在展出。此外,他们还有《杏树新经卷》、《杏树秋生赋卷》等。十多家当地博物馆,包括赵孟府家乡的天津博物馆、浙江博物馆、苏州博物馆和湖州博物馆,都散落着赵孟府的真迹。

美国和日本拥有海外收藏最多的赵孟頫作品。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拥有超过6万件亚洲艺术收藏品,是亚洲以外世界上最大的亚洲艺术收藏品。其中,大约有13700件中国艺术品。画的数量很少,但是重量很重。赵孟頫的《射手座书》、《宋双素书》和《王羲之轶事》都是Met最喜欢的收藏。还有一幅罕见的赵孟頫自画像,被后人多次模仿。此外,华盛顿特区的传单画廊还有“两张羊的照片”,普林斯顿大学画廊有“下格老先生的书”,还有“小山丘地图的书”,还有克利夫兰画廊的“江村鱼的音乐”(圆形粉丝专辑)。对于这样的综合性博物馆和美术馆来说,有许多明清绘画收藏品,但真正有影响力的收藏品往往是宋元或更早的作品。美国最早的亚洲古代艺术收藏家查尔斯·朗·弗里明确表示,他只对元朝以前的中国艺术感兴趣。因此,我们现在可以在弗丽尔美术馆看到非常精彩和系统的中国画,赵孟頫自然是其中的一个重要人物。

日本是海外另一个重要的收藏地。元朝时,赵孟頫的书画传入东亚,并流传下来一些仿制品,影响了他们的艺术审美情趣。赵67岁的书《楷书汉纪传》现在藏在东京永清图书馆。这可能是赵孟頫在日本最著名、最精彩的一幅小写书法作品,“笔势优美,气势磅礴”,是展示唐代遗风在晚年楷书中的重要作品。此外,还有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宣妙观楷书复读三记》和《兰亭十三帖》,阳明图书馆的《周娥墓志铭》。

除了这些博物馆收藏,还有一些真正的作品散落在私人收藏家手中。仍有许多值得怀疑和争议的“赵传蒙福”书画作品,它们仍在等待艺术史更清晰的定位。

现在我们有幸看到这些作品,它们的流通并不容易。理解一部作品的传播主要取决于对后世的附言和描述,这可以大致勾勒出该作品传播的几个要点。王琦指出,“这种描述只能作为参考,因为古代不像现在,没有照片,可以清楚地识别作品的面貌”。在古代,不管是书法还是绘画,名字都是相对次要的元素。例如,赵孟頫的传世作品中包含了许多“今昔词语”,这些词语在不同时期的不同文体的书籍中都能找到。“古代的记录可能和你现在看到的不一样。此外,古人认定的真实性与我们现在认定的不一样。他们认为这是真的,而我们现在认为这可能是假的。因此,描述不可能是唯一极其正确的判断标准。”

现在世界上似乎有许多赵孟頫的真迹,但在庞大的古代艺术作品体系中,仍然很少。在古代,很少有人能看到真正的作品。他们都集中在精英住宅里。例如,明代藏族鉴赏家华夏曾收藏《秋郊饮马画卷》和《两羊画卷》。湘边原是《罗申府行书》的主人。到了清朝,甘龙收集了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许多私人收藏的人进入了内部办公室。甘龙本人更喜欢赵孟頫。

然而,赵书的传播更多地依靠碑文和标语牌,它们有更大的影响。就像印刷一样,从原始雕刻到车削雕刻,柱子呈几何形状伸展并加倍。北京图书馆现在有“宋雪翁乐山堂铁”,这是一个罕见的元代碑文。赵孟福和顾欣的关系很好。这两个人的书法作品贴在了海报上。张欢写给明朝的后记说:“宋雪的书法充满了石头。只有顾傅山的乐山堂碑文是甲等和乙等的。”因此,元代以后到明清时期,碑文和标语牌的书写方式使赵书传得更好。

赵孟頫的自画像

辨别谬误:云和泥的区别

赵孟頫是中国艺术史上的一座高峰,受到后世的高度赞扬。这座山峰有多高?通常,在最简单的叙述中,元代美术被提炼为“赵孟頫和元四家”。他是前前后后的联系纽带。另一个连接前后的关键人物是董其昌。明代最简单的艺术史也可以概括为“明思佳和董其昌”。无论对中国书画发展的描述有多简洁,赵和东都是分别代表元和明的两个人。

董其昌花了大量精力与他的前任赵孟鞯战斗,并把他视为“假想的敌人”。然而,他最后说赵孟頫是“书中的龙意象”,既有东晋书法家王羲之(游军)的成就,也有唐书法家李庸(北海)的成就。

赵孟頫是艺术成就的全才。王李安琪是研究赵孟頫多年的专家,也是故宫博物院的研究员,他说:“赵孟頫的书画依赖于他的笔,董其昌的书画依赖于他的嘴和笔。”赵孟頫几乎画了所有的东西,不仅是马,还有羊。从书画的种类和形式来看,它们涵盖了广泛的领域,尤其是绘画。赵孟頫的真品与真品之间的风格跨度很大。与其他艺术家不同,作品通常具有相同的面部风格和变换特征。然而,在赵孟頫的作品中,个人风格是非常多变的,甚至现有的许多文献也不能对赵孟頫的绘画风格给出一个清晰的概念。

正是由于赵孟頫的高地位和巨大成就,赵孟頫的仿制品自元代以来就不断出现。由于其范围广、风格多变,后世也很难鉴别真伪。

上海博物馆书画部主任凌丽忠告诉本报:“赵孟頫的赝品根据时间分为三类。一个是对他同时代人的暂时模仿。二是元代以后的模仿,大多是明清时期的模仿。第三种是当代戏仿,但由于外观上的巨大差异,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前两种分为两类。一个属于“紫昂”类别。很难确定原意是复制还是伪造,这被误认为是赵孟頫的作品。一是出于爱或崇敬,学习赵孟頫的作品或书画风格。最终,碑文和印章可能都是他自己的,但在后来的几代人中,它们被别人改变,伪造或成为赵树理的“真迹”。也有匿名作品,或大师写的书法和绘画。赵孟頫过去常常给他妻子关道生写信。在故宫博物院的关道生“致第三总经理的信”中,第一行和最后一行都签有“道生”。然而,可以清楚地看到,他首先错误地写了自己的钱,发现它是错误的,并在此基础上将其改为“道生”。这种重影在当时也很常见。此外,在元朝,没有像明清时期那样专门生产假字画的作坊。这些大多是个人活动。有些纯粹是爱好和异想天开,很难找到遵循的规则和痕迹。除了时代风格和书画材料的相似性外,有些书法和绘画在技法上也很精湛,在外观上也很突出。最难区分的是对元朝的模仿。

台北故宫博物院有赵孟福版的《临时紧急状态之书》,记载于《中华宫石渠宝鸡第一章》。王琦告诉本报:“甘龙非常喜欢赵孟頫的书画。在对石渠宝鸡的描写中,许多作品都是以赵孟頫的名义编纂的,但是经过后人的评价,这里还是有真假作品的。但无论如何,甘龙对赵孟頫的钦佩与康熙对董其昌的钦佩是一样的,董其昌引领了一个时代的书籍风格。“这本《迫在眉睫的成就》是甘龙皇帝的作品,看不见了。杨任凯主编的《中国书画》一书指出,这种书法后面是西安虞书大德在第七年(1303年)写的后记和何宇、古琦的题名。事实上,赵和贤愚所写的书和后记都是何宇的临时版本,其次是赵孟頫大德在第七年写的“紧急章节”的概念版本和贤虞书致远在第二十八年(1291年)写的“紧急章节”的标题版本。这两个不同时期的岁月暴露出缺陷。14年前,在赵孟頫出书之前,贤宇书是如何完成他的后记的?此外,先玉树在大德死了六年(1302年),时机又错了。

何宇是许多模仿赵孟頫的后代中最著名的。何宇是赵孟頫的年轻一代,但他也是当代人。赵死后,何宇才15岁。他能够写好诗是因为他住在杭州,看过赵孟頫的许多真迹。此外,在当时杭州文人圈里,赵孟頫的辐射非常强烈。何宇自然是众多“赵粉丝”之一。王李安琪在他的文章《赵孟頫书画真伪考》中指出,何宇应该在13岁(元佑六岁)第一次见到赵孟頫。赵树理的书法风格前后差异很大,但何宇的书法风格“虽然有不同的娴熟程度和熟练程度,但在前期、中期和后期基本没有变化”。在王李安琪的考证中,赵孟頫传世的张氏草书《急书》有三本,没有一本是真迹,其中两本是何宇写的。

目前,已认定何宇的假赵书包括《绝交书》、《临兰亭序》、《吉安传》、《六字千字文》和《王江南净土词》。虽然这些作品不是赵孟頫写的,但它们仍然是历史上优秀的书法作品。在所有的“伪赵书”中,何宇是最好的。甚至有些人后来制造了伪赵书,他们中的许多人模仿何宇的“伪赵书”伪模型,他们的外表是可以想象的。然而,大多数俞敏洪和他的假赵书并不是真的在做假货出售。他曾在诗中写道:“清窗展为蒙古儿童打开了大门。书法可以用一只手完成。他有自己的资源,这是他今天学到的。他应该遵循这本书。”这表明他只是暂时学习,而不是故意假装学习,可能是因为他太迷恋赵书了。

在王琦看来,判断书画的第一个标准是判断时代的风格。这个时代的风格包括整体的历史风格和审美倾向,以及艺术家自身的风格脉络。一旦确定作品属于这一一般风格类别,它将被细分。“像赵孟頫这样的人有大量的作品可以一个接一个地比较。比如书法,从早到晚,风格变化的线索相对清晰,参考体系相对全面。一些赝品可能在不同时期被篡改过。碑铭是他晚年写的,但书法的整体风格是在他早年。他是从“二王”或智勇那里学来的。这绝对是错误的。”

在一些赝品中,总会有一些坚硬的伤口,这些伤口已经成为判断真伪的“命门”。王琦举了《海鸥波片玉书(赵孟頫体)》为例,这次也是一次展览。“让我们看看碑文。“紫昂”这个词被写成“紫月毛”。赵子昂是怎么写他的签名的?”如果碑文之间的笔迹差异显然是一个相对简单的判断,那就仔细看看整部作品。这本书有六段,每段两到三行,五段有“子昂”从句。每一段都写在一本自然气势磅礴的直书里,其外观与清代书法家翁方钢题跋的《天官山体咏史》略有相似。然而,其“笔触简单,点画粗糙,稀疏却缺乏韵律,没有赵书高华的凝重、典雅,与任何时期的赵书正宗无关。此外,印刷远非真实。”据此,王李安琪认为,这张专辑在书法水平、风格和特点以及印刷上的差异方面都不真实。

在故宫武馆东侧大厅的"云泥不同"展厅里,几组展品都有一件真品,旁边陈列着一件赝品。一对一错,观众可以通过直观的视觉体验来体验赵孟頫和那些“赵粉丝”的作品。王琦和李凌在谈到错误识别的关键时都指出了经验和感觉的重要性。有文献证据支持,这是每一个古代艺术研究者的必修课,记住作品和风格。作为一名普通的观察者,这似乎也是进入赵孟頫的一个重要门槛。